足球高清壁纸
您的位置: 首頁 - 醫院動態 - 醫院新聞

《老人報》李愛民:“十項全能”的肝癌克星

2017-09-05 10:04 閱讀次數:6941

簡介:李愛民 腫瘤/肝病科專家 主任醫師、教授、博士生/博士后導師、醫學博士、嶺南名醫、羊城好醫生。

南方醫科大學中西醫結合醫院院長、南方醫科大學中西醫結合腫瘤中心副主任兼肝病科主任、廣州抗癌協會副會長、廣東省中西醫結合學會副會長、廣東省保健協會首席專家、廣東省中西醫結合學會肝膽胰腫瘤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、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高級訪問學者、廣州抗癌協會生物治療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、廣東省抗癌協會化療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、廣東省醫學會腫瘤學分會內科學組副組長、《腫瘤生物治療學》主編。獲評嶺南名醫、羊城好醫生稱號。

畢業于南方醫科大學(原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軍醫大學),畢業后一直在南方醫院腫瘤中心工作,2013年調入南方醫科大學中西醫結合醫院。

先后獲得中華醫學科學獎三等獎1項、廣東省科學技術獎二等獎1項、軍隊科技進步獎二等獎1項、廣東省科學技術獎三等獎1項、軍隊醫療成果三等獎2項(1作)。在《CANCER CELL》、《ONCOGENE》、《CANCER RESEARCH》等知名國際期刊發表論文20余篇,參與申請并獲得國家及省級課題10余項,參與編寫各項專著4部,目前在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2項,廣東省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1項,廣東省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1項。

醫療擅長:主要從事腫瘤化療、免疫治療、分子靶向治療、血管介入、微創消融治療和綜合治療,尤其在肝膽胰腫瘤的介入和微創治療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,同時對肝炎、肝硬化、脂肪肝等肝膽胰疾病也有較豐富的經驗。  

診室故事

敢于嘗試,成為“全能”抗癌人

肝癌,一直因其惡性度高、發現晚、死亡率高而臭名昭著。在90年代的中國,因為肝癌的病機復雜,治療方法有限,沒有很好的藥物能夠使用,其診治一直都是以外科手術和動脈介入為主,很少有內科醫生會“干預”。在1998年開始,李愛民被委以重任,進行肝癌治療的研究,成為了國內從事肝癌藥物研究的內科先鋒之一。

以往,一些治療肝癌的新藥物在國外上市了,而我國的肝癌患者往往要苦苦等待5年以上才可以用到新藥。“國內肝癌患者的數量多,對藥物治療的需求量大。我們在國內開展肝癌藥物的國際多中心臨床試驗,可以快速得出結果,一般2~3年就完成了,完成后很快就可以讓新藥上市,這個過程一般需要3~4年的時間,比原來等待國外新藥的時間縮短了幾乎一半。”李愛民說,肝癌藥物的研發,讓肝癌治療不再局限于外科手術,靶向藥物的治療也成為了肝癌的克星之一。

如今,隨著對肝癌診治研究的深入,對抗肝癌的手段不僅僅局限于外科手術,化療、分子靶向治療、免疫治療、血管介入、射頻、冷凍、微波、放射性粒子植入、中醫中藥……這些辦法,李愛民都一一掌握,這歸功于他早期從事肝膽外科工作,再到腫瘤科最后轉戰肝病科研究的經歷,也是他敢于嘗試、勇于創新的成果。

一次“搭訕”揪出隱匿肝癌

某天,李愛民到B超室找同事的時候,無意間聽到一名患者與其家屬用李愛民的家鄉話對話。李愛民“偷聽”到,其中一名患者已經做完B超檢查了,出于好奇,李愛民主動搭訕,提出再仔細親自給患者做一下B超。這一看,李愛民竟然發現患者的肝里面有個微小的結節,大約一公分左右,如果不非常仔細看是看不清楚的。李愛民建議患者再做個磁共振檢查,結果顯示肝臟里面的結節還不是很明確是腫瘤影像,李愛民叮囑患者過三個月后再復診。三個月后,患者再次磁共振檢查時,腫瘤已增大到50px,并有典型的肝癌征象,臨床確診肝癌。由于病灶包繞幾個大血管手術治療風險大,難以完全切除,外科不建議手術治療,行局部放療,放療后復查,腫瘤仍然存活。經過多重考慮,李愛民用無水酒精注射療法,利用酒精的無滲透壓把腫瘤化學消融掉。如今第六年了,腫瘤沒有復發,可以說達到臨床治愈的效果。

對于肝癌的治療,早發現很關鍵,而一般兩公分以上的病灶才容易發現,當時患者的腫瘤病灶僅有一公分左右,且與周圍組織對比不是很清楚,若不是李愛民的主動搭訕,非常認真的仔細觀看,患者也不能早期發現。

與患者“聊天”,是李愛民給患者治療的第一步。一直以來,他都堅持“多談兩句,少談兩次”的原則。“因為每個患者的性格、經濟、教育不一樣,對腫瘤的了解自然會不一樣,因此在治療前和患者深入交談,讓患者知道療效、費用、治療的副作用等問題很關鍵。一次多談些,讓患者對病情和診療有全面的了解,就會盡可能地避免一些可能會在治療過程中出現的矛盾,讓患者更好地配合治療。”李愛民說。

案例分析

靶向藥物,讓晚期腫瘤患者“絕處逢生”

50歲的孫先生被診斷為晚期的腹腔惡性腫瘤,外院的醫生認為治療意義不大,張先生自己也打算放棄治療。偶然之下,孫先生遇到了李愛民后,李愛民得知情況后,認為即使要放棄治療,也要弄清楚是什么種類的惡性腫瘤,如果還沒弄清楚腫瘤的成分就放棄,有點可惜。于是,李愛民成功說服孫先生做穿刺活檢,結果發現是一種可以使用靶向藥物治療的間質細胞瘤。使用靶向藥物治療兩年后,腫瘤明顯縮小了,如今孫先生仍正常上班。

李愛民表示,癌細胞的生長是由不同分子控制的,而靶向藥物可以針對性地控制這些分子的功能,癌細胞的生長就受到抑制。“晚期腫瘤并非一定沒有治療的價值,如今很多腫瘤都可以通過靶向治療達到抑制腫瘤生長的目的,也就是把癌癥當慢性病治。因為靶向治療是根據不同的腫瘤分子類型來決定藥效的。因此,即使是晚期癌癥,要首先辨別清除腫瘤的類型,再考慮治療的效果,如果一聽說是晚期癌癥就放棄就太可惜了。”

消融術可“治愈”肝癌

對于晚期肝癌,不做治療患者大概有3個月左右的生存期,中期肝癌生存期大概有6個月左右。很多患者一聽到中晚期肝癌,便決定放棄治療。對此,李愛民表示,對于晚期復發轉移的肝癌,不是一定不可治療的,包括微創治療在內的綜合治療對肝癌的治療可起到不錯的治療效果。

70歲的劉伯,8年前患了中晚肝癌,手術后出現復發,做了介入治療,又出現復發。之后,李愛民考慮到劉伯的腫瘤病灶在3公分以內,射頻消融是很好的治療手段,決定給劉伯進行射頻消融。經過前后2次的射頻消融治療,“頑強的”病灶再也沒有復發。

“3公分以下的肝癌可以選擇各種微創治療,而3公分以上的肝癌外科手術清理較為徹底。”李愛民介紹,各種消融治療對于3公分以內的肝癌與手術治療的效果是一樣,但消融治療對肝功能的損傷小,對心肺功能要求低,一根針進去后就能把癌細胞殺死,一般手術當天可以下床活動,兩天后可以出院。

李愛民提醒,早期肝癌大部分可以治愈,關鍵是早期發現。然而,早期肝癌是沒有任何癥狀的,關鍵要進行定期的篩查。如果有高危因素,如患有乙肝、脂肪肝等,患者應每半年到1年檢查一次B超;如果出現肝硬化的患者,是肝癌的超高危人群,應該每3個月進行一次B超檢查。

中西醫結合治療腫瘤更徹底

在治療腫瘤方面,西醫一向是主導,不少醫生是不會考慮加入中醫中藥治療的,認為中醫是“慢郎中”,對抗腫瘤作用不大。然而,李愛民表示,中醫作為腫瘤的輔助治療手段,與西醫“雙劍合璧”,能讓腫瘤的治療更徹底,更好地讓患者快速康復。

63歲的羅叔,被診斷為終末期肝癌,在使用西醫的辦法治療后,病情穩定,但腫瘤沒有明顯縮小。結合羅叔的情況,李愛民對其使用中醫中藥,針對全身進行調理,改善腸胃功能,提高免疫力等,讓西藥藥效更好地發揮,幾個月后,羅叔的腫瘤病灶明顯縮小。

“肝癌不是一個病,絕大多數是兩個病合在一起的。很多肝癌患者都是有乙肝后發展為肝硬化而誘發的。而在肝硬化的同時,一般會發生一些并發癥,如肝腹水、黃疸、胃腸道的水腫等,患者在飲食和精神上都有不適。在西醫治療肝癌的時候,使用中藥可以幫助減少腹水,改善胃腸功能,增強患者的食欲,加強排水,患者的基本狀況明顯好轉,能大大提高西醫治療的效果。”李愛民表示。

幫你問醫生

如何保護肝臟?

如今,許多人都喜歡吃一些護肝保健品,尤其是熬夜一族。對此,李愛民表示,肝臟是一個很強大的“工廠”,具有很強的修復能力,不需要額外吃一些護肝藥物,肝臟會自行凈化。要保護肝臟,最重要的是預防肝損害,如預防病毒肝炎、脂肪肝和酒精肝。

病毒感染肝臟后,會破壞肝臟,肝臟經過反復的破壞修復過程,有些人會出現肝纖維化,接著發生肝硬化,如果肝硬化不治療,部分患者會發展為肝癌。因此,如果患有病毒性肝炎,要重視抗病毒治療,能有效延緩甚至避免出現肝硬化,對預防肝癌有一定的作用。

除了病毒感染損害肝臟外,藥物性肝損害也是非常常見。李愛民強調,我們日常服藥的時候要仔細看說明書或遵醫囑,如果長期服藥,要注意小便,若小便異常,出現重度黃疸等,要注意肝臟健康。此外,亂煲中藥等,也可能會導致重型肝炎,出現黃疸甚至肝昏迷。

另外,脂肪肝和酒精肝的防治也是預防肝癌的重要部分,久坐不動,高脂飲食是脂肪肝的“最愛”,而吸煙喝酒則是酒精肝的“糧食”。因此,我們要保護肝臟,日常要多運動,進行低脂飲食,戒煙戒酒。

相關推薦

Copyright © 南方醫科大學中西醫結合醫院   版權所有   粵ICP備14094073號-1   技術支持:39健康網

足球高清壁纸